> 教育 >

复旦微拟上科创板:毛利率逐年下降、应收持续高企、高管频频离职


来源: 网络综合

近期,上交所受理了上海复旦微电子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复旦微或公司)科创板上市申请,作为少数冲刺科创板“H+A”标的的复旦微,其受理受到市场广泛关注。

据《每日财报》了解,复旦微成立于1998年。2000年,在香港联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股份代号为“8102”;2014 年,转至香港联交所主板交易,股份代号“1385”。此次登陆科创板拟发行不超过12255万股,保荐人为中信建投(44.000, 0.16, 0.36%)证券。

《每日财报》注意到,复旦微不仅存在耗资购买IP授权、毛利率逐年下降,供应商过于集中等情况,而且还存在存货跌价风险高,应收账款持续高企,依赖政府补助和出口退税、高管频频离职,无实际控制人等多项问题。

毛利率逐年下降,供应商过于集中

据招股书显示,复旦微是一家从事超大规模集成电路的设计、开发、测试,并为客户提供系统解决方案的专业公司。公司目前已建立健全安全与识别芯片、非挥发存储器、智能电表芯片、FPGA芯片和集成电路测试服务等产品线。

产品广泛应用于金融、社保、城市公共交通、电子证照、移动支付、防伪溯源、智能手机、安防监控、工业控制、信号处理、智能计算等众多领域。销售覆盖中国大陆、香港、新加坡等全球经济主要区域。

复旦微此次拟使用募集资金额6亿元用于投资项目建设,其中可编程片上系统芯片研发及产业化项目拟使用3亿元、发展与科技储备资金拟使用3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复旦微仍需耗费大量资金购买软件开发工具以及IP授权。

报告期内,公司营收分别为14.50亿元、14.24亿元、14.73亿元和7.23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13亿元、1.05亿元、-1.63亿元和6051.24万元;对应扣非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54亿元、1566.65万元、-2.55亿元和2097.91万元。

对于公司2019年扣非归母净利润为负,复旦微表示,主要受持续加大研发投入导致研发成本大幅增加、计提更多存货跌价准备、市场竞争加剧导致综合毛利率下降等因素的影响。

《每日财报》注意到,受行业竞争加剧、技术迭代较快、产品结构变化等因素影响,报告期内,公司综合毛利率分别为50.93%、46.62%、39.46%和46.67%,2017-2019年呈逐年下降趋势,2020年1-6月有所回升。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还面临供应商较为集中的风险。据《每日财报》了解,公司采用Fabless模式经营,主要进行集成电路的设计和销售,晶圆的制造、封装和测试等生产环节主要由专业的晶圆代工厂商和封装测试厂商来完成。

报告期内,公司向前五大供应商合计采购的金额分别为5.27亿元、6.96亿元、6.28亿元和2.63亿元,采购占比分别为71.31%、76.12%、74.34%和72.44%,供应商集中度较高。

如果晶圆市场价格、外协加工费价格大幅上涨,或由于晶圆供货短缺、供应商产能不足、生产管理水平欠佳等原因影响公司的产品生产,将会对公司的盈利能力、产品出货造成不利影响。

存货跌价风险高,应收账款持续高企

此外,公司存货主要为芯片及晶圆,受芯片市场销售竞争日益加剧、主要晶圆代工厂商产能供给日趋紧张等因素影响,公司为保障供货需求,报告期内逐步扩大了备货规模。

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3.67亿元、6.06亿元、5.88亿元和6.02亿元,分别占对应期末流动资产总额的22.25%、31.69%、34.23%和34.11%,2018年起持续处于较高水平。

公司每年根据存货的可变现净值低于成本的金额计提相应的跌价准备,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存货跌价准备余额分别3720.32万元、5121.35万元、8635.37万元和8389.94万元,存货跌价准备计提的比例分别为9.20%、7.79%、12.80%和12.24%。如果,未来市场需求发生变化、市场竞争加剧或由于技术迭代导致产品更新换代加快,可能导致存货跌价风险提高,从而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每日财报》还注意到,报告期内,复旦微应收账款分别为42357.56万元、41754.34万元、39441.30万元、48557.44万元;应收票据分别为14273.32万元、14478.04万元、24907.87万元、19569.06万元。

同年度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合计金额分别为56630.88万元、56232.38万元、64349.17万元、68126.50万元,营占比分别为39.05%、39.50%、43.70%、94.19%,可以看到,报告期内,复旦微营收中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占比不小,且逐年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还有政府补助及税收优惠的问题。2017年-2020年上半年,复旦微利润总额分别为24806.19万元、15821.25万元、-14706.72万元、7227.62万元。

同年度政府补助、税收返还、个税手续费返还合计金额分别为9103.33万元、12551.88万元、10952.77万元、5130.04万元,2017年-2020年上半年,政府补助、税收返还、个税手续费返还合计金额占利润总额比重分别为36.70%、79.33%、70.97%(2019年利润总额为负,不予比较)。

高管频频离职,无实际控制人

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以来,复旦微存在多名因个人原因离职的高管。2019年5月16日,独立非执行董事张永强因个人原因,向董事会提出辞职,辞任独立非执行董事、审核委员会主席、提名委员会主席、薪酬委员会主席等职务。

2019 年 5 月 16 日,独立非执行董事林福江因个人原因,向董事会提出辞职,辞任独立非执行董事职务;2019 年 6 月 12 日,非执行董事姚福利因个人原因,向董事会提出辞职,辞任非执行董事职务。

2019 年 3 月 15 日,监事徐志翰因个人原因向监事会提出辞职,辞任监事职务;2019 年 6 月 12 日,监事韦然因个人原因,向监事会提出辞职,辞任监事职务。

同时,《每日财报》还注意到,复旦微股权较为分散,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

对此,复旦微也在招股书中表明,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公司单个股东单独或者合计持有的股份数量均未超过公司总股本的 30%。

单个股东均无法决定董事会多数席位,公司经营方针及重大事项的决策均由股东大会和董事会按照公司议事规则讨论后确定,避免了因单个股东控制引起决策失误而导致公司出现重大损失的可能。

但不排除存在因无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导致公司决策效率低下的风险。此外,由于公司股权较为分散,未来不排除公司存在控制权发生变动的风险,可能会导致公司正常经营活动受到影响。对此《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RDFG]

责任编辑:RDFG215